結婚了,夫妻就是“一個人”了——淺析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
作者:毛聞博    發布于:2017-04-19 15:58:14    文字:【】【】【
                      
    法條引述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以下簡稱“解釋二第24條”):“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


    針對該司法解釋,最高院于2016年3月17日做出《關于“撤銷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的建議”的答復》,答復中明確(筆者歸納):
    1、婚姻存續期間的財產,除非有約定,否則夫妻默認為采取財產共同制。
    2、必須區分婚姻法第41條和解釋二第24條。
    3、針對共同債務舉證問題適用舉債方配偶一方證明沒有用于共同生活。
    4、夫妻共同債務必須通過審判確認,執行局不可隨意認定。
    5、最高院將出臺更具體的司法解釋。

    2017年2月28日,最高院再次公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以下簡稱《補充規定》),《補充規定》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基礎上增加兩款,分別作為該條第二款和第三款:
  “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補充規定》從《合同法》“無效合同”的角度明確了債務對于舉債方配偶的無效情形。

     筆者2012年接手了一起民間借貸糾紛。作為債權人的代理人,成功運用解釋二第24條將債務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為當事人執行提供了便利。  

    案例介紹:
    2011年4月、5月,債務人楊某向債權人陳某分2次共借款5萬元。因楊某未在規定時限內歸還上述款項,陳某訴至法院,要求楊某承擔還款義務。后查實陸某與楊某為夫妻關系,并且查詢夫妻二人居住房屋登記日期為2011年9月,顯然楊某借款用途是購買房產,且房產登記在夫妻二人名下,符合解釋二第24條的規定,故追加陸某為共同被告。要求夫妻二人共同承擔該筆債務。

    判決結果:
    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的債務,應當按照夫妻共同債務處理,除非有證據證明該債務為個人債務。故判定楊某與陸某共同承擔該筆債務并互負連帶責任。
     案例分析:
    本案是標準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的案例。剛開始接手該案,筆者明確告知當事人:“債權確認沒有問題。”但是是否能夠將被告的妻子一并納入到本案中,則要考慮到:借款是否用于了夫妻共同生活。
    經調查,本案的房產登記信息日期在借款日期后5個月左右,符合一般正常買房的基本情況,并且房屋登記在夫妻二人名下,符合用于共同生活的條件。更重要的是,被告放棄答辯的權利,未提交任何證據證明該筆借款用于其他用途。故最終法院認定夫妻二人共同承擔債務。
    由法條和筆者的案子可以看出,解釋二第24條在實踐中運用的基礎是:夫妻財產共同制(財產約定的除外)。
    一、夫妻財產共同制
    根據最高院的答復:目前,現行司法解釋有關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和判決遵循的原則沒有問題。我國婚姻法規定的夫妻財產制是以婚后所得共同制為普遍原則。現實中多數中國家庭實行的也是婚后所得共同制。實行約定財產制的夫妻較少。既然結婚后夫妻的收入是共同的,那么為共同生活所負債務也就應當共同償還。償還的辦法是首先用夫妻共同財產償還,共同財產不足清償的,或財產歸各自所有,離婚時,由雙方協議清償;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這是我國婚姻法第四十一條的基本內容。如果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有債權人持夫妻中一方以個人名義所借債務的憑證,要求這對夫妻還債,除非債務人認可是個人債務并有能力用其個人財產償還,否則,就要用夫妻共同財產償還。債務人的配偶抗辯該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成功的意義在于,如果其有婚前個人財產,則不以個人財產還債,如果其離婚,則不必繼續還債。如果該債務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則夫妻對債務的清償要負連帶責任,且不僅僅以夫妻共同財產為限,離婚、債務人死亡,均不能成為免除其原配偶連帶清償責任的法定事由,從而保障債權人的利益不因離婚、債務人死亡而滅失。
    顯然,仔細閱讀最高院的答復,我們不難發現:最高院對于夫妻財產的認定基礎是:財產共同制(約定除外)。例如:夫在外借款10萬元。其個人通過勞動賺取工資10萬元后,歸還了該10萬元債務。看似好像該10萬元債務和10萬元工資完全與妻子沒有關系,但實際上夫在婚后賺取10萬元的工資是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用共同財產歸還共同債務,法理上沒有任何問題。
    二、婚姻法第41條與解釋二第24條區別
    婚姻法第四十一條和解釋二第24條都是處理夫妻債務的法律依據,但兩者規制的法律關系不同。在涉及夫妻債務的內部法律關系時,應按照婚姻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進行認定,即在夫妻離婚時,由債務人舉證證明所借債務是否基于夫妻雙方合意或者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舉證不足,配偶一方不承擔償還責任。在涉及夫妻債務的外部法律關系時,應按解釋二第24條之規定進行認定。同時,在解釋二第24條“但書”的兩種情形外,如配偶一方舉證證明所借債務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配偶一方不承擔償還責任。
    三、舉證責任
    關于舉證責任分配,一方面對于夫妻來說,如果一方在外舉債不告知其配偶,而所借款項又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此種情況下要求債務人的配偶舉證證明其不知道該債務的存在是不合理的,因為這等于是要求其證明一種主觀狀態。如果將債務人向其配偶告知舉債情況視為一種行為,則沒有告知就是沒有行為,要求對于不存在的行為證“無”,在邏輯上是講不通的。因此,債務人的配偶只能設法證明債務人所借款項沒有用于其家庭共同生活。提供這種證據對于債務人的配偶來說也是有一定難度的,但并非不可能,實踐中不乏成功的例子。相對于舉證責任分配給債務人的配偶來說,分配給債權人則更不合理。
    正因為婚姻法已經將婚姻雙方默認為財產共同制,好比是“一個人”,要求第三人來舉證“一個人”內部的“心臟和肝臟”有矛盾,這顯然是加大了債權人的舉證責任,更不符合實際情況;然而在內部離婚訴訟時,“一個人”可以通過內部剖析解決“心臟和肝臟”到底出了什么問題,從而理清具體債務。
    四、《補充規定》從合同無效角度給予非舉債方法律保護
    就《補充規定》來看,“虛假債務“和“惡債”本身不受法律保護。故其作為債務存在的合法性并不充分。

    《補充規定》從司法層面上給出了一種官方說法,可以說是一種進步,必須給予高度的肯定。面對社會上各種壓力,司法層面上還是按照婚姻法的基礎理論給予解釋,而不是破壞夫妻財產共同制這一個基礎,做出其他違背法理的解釋,這一系列的行為符合立法精神。
    對我們而言,希望離婚案件中法官在處理婚姻共同債務上更仔細,更謹慎。“清官難斷家務事”,期許每一位司法工作者能夠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充分把握舉證責任分配,讓更多的當事人信服判決,尊重判決!

腳注信息
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