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勞動合同糾紛案件淺談E-mail證據
作者:毛聞博    發布于:2017-03-09 15:04:36    文字:【】【】【

隨著我們生活的日新月異,越來越多的新事物進入了我們平時的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也從原始的口口相傳,逐漸演變成了電子通訊。本世紀相當普及的E-mail,日漸取代了書信、傳真等溝通方式,并在商務應用中得到廣泛使用。我國2012年修改的《刑事訴訟法》和《民事訴訟法》均將電子證據作為法定的證據列入法條。在實踐中,商務會談中,公司業務接洽中,E-mail已經融入到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那么E-mail是否可以作為證據,運用于庭審活動中來證明一些客觀事實呢?

筆者2015年經手一勞動合同糾紛案件,恰巧就是將E-mail作為證據在庭審中出示。而作為被告的代理人,我方的E-mail證據均得到法院采信。而原告多數E-mail證據均未獲得法院認可。就本案中,E-mail證據問題,筆者通過以下文字,向大家介紹一下其在實踐中的運用。


案件簡介

原告公司因未與被告員工簽訂勞動合同,仲裁階段被判令支付被告員工雙倍工資。原告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起訴。

庭審過程中,原告代理人將筆記本電腦帶至法院,向法院展示存儲在原告代理人本地計算機內的E-mail郵件信息,用以表明被告非原告員工的事實。被告員工則結合仲裁階段的筆錄,以E-mail截圖打印件形式,通過與其他公司郵件往來情況來說明,被告在原告處工作的事實。

法庭在聽取雙方舉證、質證、辯論意見后認為:首先,雙方對于被告從其他公司離職后進入原告公司還是第三方公司任職情況,雖然原告的電子郵件說明在2014年被告確實與第三方公司有雇傭關系,但是被告主張的勞動關系是從2015年開始,故2014年被告與第三方公司的關系并不必然影響之后被告與原告的關系。其次,盡管原被告的電子郵件后綴和第三方公司郵件后綴一致,但結合原告公司與其他第三人之間的勞動合同依然以該電子郵件后綴為標識,網絡宣傳中文標注為原告公司,而電子郵件后綴為該第三方公司,原告公司與第三方公司郵箱后綴混同,辦公地址的混同及銷售產品的混同,并不能簡單從一個方面或幾個方面認定員工的關系歸屬。

最終法庭認定,原告與被告未簽訂勞動合同,支持仲裁的裁定結果,要求原告支付被告雙倍工資。

案例分析

本案是一個較為簡單的勞動合同糾紛案件。案件的爭議焦點就是:原告與被告是否構成了事實的勞動關系。

作為原告,所舉證據均為存儲在本地計算機內的郵件。開庭時,筆者就該情況,明確表示:這一系列證據缺乏真實性、客觀性。因為作為電子證據而言,數據修改權限是這類證據的重要環節。一旦數據修改權限下放到本地計算機而非郵件存儲服務器,則電子證據很容易被修改,從而導致證據缺乏客觀真實性。

被告所列證據,則以仲裁筆錄結合E-mail截圖,雖然原告也就證據的真實性反駁,但因為在仲裁階段已經就這些E-mail的真實性表示認可,在訴訟階段,很難就這些證據的客觀真實性進行辯駁。

那么,E-mail證據如何保存與展示,是否會影響到證據的客觀真實性呢?

一、E-mail證據的保存方式

根據畢玉謙教授關于電子證據的闡述:在計算機或者計算機系統運行過程中存儲的能夠證明案件事實的數據和資料。相較于傳統的書證、人證、物證,電子證據,或者說E-mail證據在現實中是以數據形式展現在我們面前,而這些數據是需要計算機來進行保存和展現的。

二、展現形式

1、公證E-mail

作為效力最高的證據保存方式,證據公證,尤其是電子證據的公證,一向是保全證據的最好方式。同時,我們看到,公證部門對于被公證的證據,也盡量做到完整,客觀,清潔,真實。以較為客觀方式展現證據最原始的面貌。同樣,對于法庭而言,公證E-mail的可信度更高,也極易得到法院的認可;但不可否認,電子證據保全公證價格不菲,動輒幾千的費用對于很多當事人而言,還是高了些許。

2、截圖E-mail

E-mail證據以計算機截圖形式,通過打印機打印出來,以書面形式呈現在法庭上。這種展現方式在一般訴訟中較為常見。并且在法院審理時,法官也會對這些證據進行實質內容的審查,以確保該證據的真實性。

在雙方無爭議的情況下,E-mail證據多數還是以書面形式在庭審中展現;當然,如果質證一方對于上述E-mail真實性提出異議,則需要用電腦進行E-mail演示操作。

3、電腦展示存儲于服務器的E-mail

將電腦攜帶至法庭,并通過互聯網形式將電腦連接E-mail保存的服務器,然后將E-mail展現給法庭。該方式雖然沒有紙面提交相關證據,但是將E-mail證據直接展示給法庭,法庭根據展示的E-mail結合庭審各方的意見,來最終確定這些E-mail的真實性,從上海高院的規定也可以看出,這也是在針對E-mail證據出示后,雙方存在爭議的一種有效的解決途徑。但同時也考量一個法官對于這些證據的把握程度。

4、電腦展示存儲于本電腦的E-mail

與上述3不同在于,這些E-mail存儲的媒介不是服務器,而是本機的硬盤中。法院根據證據規則,就這一類證據進行篩選,并就要證明的事實詢問有關當事人;根據本文案例來看,這一類的證據,法院認定非常困難,因為存儲在本地計算機內的郵件被修改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這一類證據在沒有其他證據輔助證明的前提下,很難得到法院的認可。

三、實踐運用

在訴訟過程中,針對上海高院對于電子證據的解答,實踐中要注意以下幾個要點:

1、發送回復的主體

根據高院解答:舉證一方應提供郵件的來源,包括發件人、收件人及郵件提供人,上述人員與案件當事人的關系,郵件的生成、接受時間及郵件內容。E-mail證據運用過程中,很多的用戶名并不是本人姓名或者姓名全拼,而很可能是網名、英文名或者僅僅是E-mail地址,而針對這一個問題,我們需要通過前后E-mail以及E-mail中提到的人名來推斷出實際發送和回復的主體是否與案件有關系。

筆者建議,在簽訂商務合同時,應在合同中明確雙方溝通所使用的E-mail地址。

2、內容的連續性

在發生爭議以后,就糾紛事宜,雙方會多次進行E-mail溝通。而針對這一系列的E-mail溝通,建議通過【回復】形式而非另寫新的E-mail形式進行回復。這樣,每一個回復對應對方的一個問題,E-mail內容也能夠使法庭查明清楚。

3、完整的形式

許多E-mail通常帶有附件。而附件文件多數為PDFdoc、或者jpg文件類型。由于某些文件形式容易被修改,所以筆者建議附件盡可能通過PDF或者jpg形式。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主文中將附件內容添加進去,以確保主文內容里就可以看到附件內容。

 

規則引述:

上海高院:關于數據電文證據若干問題的解答

電子郵件如何在法庭上出示?

答:舉證一方應提供郵件的來源,包括發件人、收件人及郵件提供人,上述人員與案件當事人的關系,郵件的生成、接受時間及郵件內容。庭審出示證據時,若雙方均無異議,可直接出示郵件紙質件;否則,應在計算機上當庭演示,并下載打印成紙質件。

若對電子郵件已作公證的,可不當庭演示郵件,而直接將公證文書作為證據出示。

可判斷電子郵件真偽的因素有哪些?

答:盡管電子郵件以電子信息形式傳播和收發,不如傳統書證保真程度高,被篡改后不易識別,但電子郵件也有其自身優勢,即其發件人和收件人為唯一,每個電子郵件對應唯一的用戶,其互聯網的帳號、密碼、用戶名在相對時間內也是唯一的。

可供判斷郵件真偽的因素有:

(1)將電子郵件與其他證據進行比對,必要時要求相關人員進行對質;

(2)審查郵箱的取得方式,系從網絡服務商處購買的,還是免費注冊的。一般而言,前者更加可靠;

(3)審查郵件發、收時間。郵件如經國外的網絡服務商發送或經國際郵件轉發器遞送,必須要經過一定的時間,否則不符合客觀情況;

(4)必要時,請網絡服務商提供協助,從電子郵件的傳輸、存儲環節中直接保全證據。或進行鑒定,從電子郵件生成、存儲、傳輸環境的可靠性,是否篡改等請有關方面提出專家意見。

腳注信息
必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